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中國書業“十三五”開局良好 銷售突破800億 省域市場7成增

發布日期:2017-12-08  來源: 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p1_b.jpg

p2_b.jpg

圖1 2012~2016年全國書業銷售數量、金額同比

p3_b.jpg

圖2 2012~2016年全國書業庫存數量、金額同比

銷售金額的800億新階,是在連續4年700億級階后的躍升;而銷售數量的70億新階,是在2003年以來持續13年在60億級階徘徊后的躍升。

庫存增長低于銷售增長,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書業要發展,備有適當庫存是必要的。

省域書業呈大面積銷售增長,7成以上的省份銷售告增,TOP10省份銷售增長的達9成。

第一方陣新增西北地區、邊疆地區、直轄市成員。13家成員分居5個級階,70億級階的2家,50億級階的4家,40億級階的1家,30億級階的2家,25億級階的4家。

銷售數量、金額雙晉階

全國書業銷售70.25億冊,852.49億元,庫存數量下降

中國書業“十三五”開局良好,其中一個突出標志是“十三五”首年2016年的全國書業銷售躍升雙新階:銷售數量躍升70億新階,達70.25億冊(張、份、盒);銷售金額躍升800億新階,達852.49億元。而且銷售數量同比增長4.38%,銷售金額同比增長9.31%,這兩個增幅均為近幾年來少有,特別是銷售數量是在上年同比下降3.66%后的一個強力反彈,實屬不易。僅從近5年來全國書業銷售數量和金額同比的走勢可見(見圖1):“十三五”首年的全國書業銷售數量和金額的同比增幅均為5年間的最高值,二者雙躍新階,的確非同尋常。銷售金額的800億新階,是在連續4年700億級階后的躍升;而銷售數量的70億新階,是在2003年以來持續13年在60億級階徘徊后的躍升。 

“十三五”首年,中國書業另一難得“亮點”是全國書業庫存數量在多年持續增長后,出現3.07%的下降,雖然庫存金額未有下降,但庫存實物量下降是比庫存金額下降更實實在在的下降。僅從近5年來全國書業庫存同比的走勢可見(見圖2):在書業庫存數量、金額雙增多年后,書業庫存數量的下降的確是難能可貴的。當年書業銷售數量增長,而庫存數量下降,銷售金額增幅(9.31%)大于庫存金額增幅(5.60%),是一種良性循環的體現。而庫存數量下降,庫存金額上升,則表明庫存結構在發生變化,舊有庫存化解,新生庫存進入,其中可銷庫存占有相當比例。庫存增長低于銷售增長,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書業要發展,備有適當庫存是必要的。

“十三五”首年的書業銷售數量、銷售金額雙增躍新階,以及書業庫存數量的下降,應該說與國家倡導和推動全民閱讀,國家十余部委和地方政府大力扶持實體書店不無關系,這是推動全民閱讀和扶持實體書店帶來的實際成果。同時也是出版業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庫存,提高有效供給的實際成果。而這同時也把按國家統計局公布的當年末全國人口數量計算的年度全國人均購書數量回升至5冊級階,為5.08冊,全國人均購書金額提高為61.65元。

省域銷售7成告增“峰值”升階

省域書業銷售“峰值”躍升70億級階,達76.04億元,升幅近1成。

“十三五”開局之年,中國書業銷售呈現幾個特點(見附表):

一是中央書業和地方(省域)書業銷售雙增。其中省域書業銷售806.26億元,同比增長9.61%,占全國書業銷售的比重為94.58%,比上年提高0.26個百分點。中央書業銷售46.23億元,同比增長4.31%,占全國書業銷售的比重為5.42%。

二是省域書業呈大面積銷售增長,7成以上的省份銷售告增,TOP10省份銷售增長的達9成。

三是省域書業銷售“峰值”升階,從上年的60億級階躍升70億級階,達76.04億元,升幅近1成。省域書業銷售“峰值”在50億級階持續4年,即2010~2013年;而在60億級階僅持續2年,即2014~2015年,升階時間縮短一半,刷新速度加快了一倍。而且一入新階就直達階半以上,照此速度2017年僅相隔一年即再躍新階不是沒有可能。

四是省域書業銷售整體趨平穩,逾35%的省即湖南、浙江、四川、安徽、河南、山西、北京、遼寧、天津、海南、內蒙古等11省(自治區、直轄市)在省域銷售大盤中排名依舊,較上年同居原位。排名有變的也多為1位位序的變化,少有大的起落。其中山東、江西、陜西、云南、上海、廣西、甘肅、湖北等8省(自治區、直轄市)排名前移1位,江蘇、河北、新疆、福建、重慶、貴州、吉林、西藏、青海等9省(自治區、直轄市)排名后移1位。黑龍江、寧夏排名分別前移2位,落差較大的為廣東,排名后移3位。

第一方陣擴容 結構出新

成員增至13家,湖南、浙江再居前兩位

“十三五”開局之年,全國省域書業中銷售逾25億元的第一方陣陣容擴大,由上年的10家成員,增至本年的13家成員。第一方陣當年銷售達603.81億元,同比增長27.29%,其占全國書業銷售 的比重為70.83%,比上年提高10.01個百分點。這種逾7成的比重,是第一方陣前所未有的,它顯示了中國書業市場集中度的提高。

第一方陣13家成員分居5個級階,70億級階的2家,50億級階的4家,40億級階的1家,30億級階的2家,25億級階的4家。

湖南以76.04億元的銷售,再次斬獲全國省域書業銷售“龍頭”位置。湖南自2015年從雄踞全國書業銷售“霸主”地位達13年的江蘇手中奪得“龍頭”桂冠后,業界對其能否保持這一地位或有疑慮,因它畢竟不像老牌“霸主”江蘇那樣稱雄十多年。但湖南以自己近1成的銷售增速證明了自己無愧于新“龍頭”地位,其不但蟬聯全國書業銷售第一把交椅,而且把這一位置的級階從60億躍升至70億,創下了全國省域書業銷售的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紀錄。當年,湖南不僅再居“霸主”地位,而且還把自己在全國書業的銷售比重提升0.05個百分點,從8.87%升至8.92%。2016年湖南書業的銷售作為主要為中南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南省新華書店有限責任公司的作為。當年,中南出版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為我國上市出版傳媒公司中資產總額、營業收入和所有者權益均超過百億元的“三百億”公司,在出版上市公司總市值排名中位居第1;而湖南省新華書店有限責任公司在全國發行集團總體經濟規模排名中位居第3,這兩項名列前茅的排位印證了湖南書業的經濟實力和銷售業績。特別需要提及的是,湖南書業在國內最大的書業電商——當當的實體店布局中首當其沖:當當梅溪書店登陸長沙,其5000平方米的營業面積,與線上同一折扣的書價,多元文化空間的功能配置,24小時不打烊、體驗與實惠兼具的經營模式,無異一條咄咄逼人的“大鱷”浮出水面。湖南書業斬獲如此驕人的銷售業績,蘊含了其對當當實體店沖擊的成功抵御。

浙江繼上年獲得全國書業銷售亞軍后,2016年再度榮登第2把交椅。浙江不僅排名依舊,而且以26.39%的大幅增速,從上年的50億級階,逾越60億級階,直接成為70億級階銷售的第2家。此舉,還使其與第一位湖南的差距從上年的近10億元,縮小至本年的僅1億多元。其74.86億元的銷售使其占全國書業銷售的比重從上年的7.59%,升至本年的8.78%,提高了1.19個百分點。與湖南書業相仿,浙江書業主體浙江出版聯合集團有限公司居中國圖書出版集團的“三百億”陣營,其在圖書出版集團總體經濟規模排名中位居第7,其發行主體浙江省新華書店集團有限公司在全國發行集團總體經濟規模排名中與湖南省新華書店有限責任公司相鄰,位列第4。浙江書業素以穩健扎實著稱,其銷售現與湖南書業站位同一級階,且一年間將二者的差距從近10億元縮小至僅1億多元,顯示了其的強大實力。2017年,二者的競爭想必更為激烈,鹿死誰手,最終誰占鰲頭,當拭目相看。

不過,不管這書業兩大巨頭的角逐最終誰占上風,二者的強強競爭對中國書業的發展是一個有力的助推。湖南、浙江兩省書業銷售與后續第三者相差10多億元之巨,且中間尚存一60億級階空檔,所以可以預見,未來幾年內中國書業銷售的“峰值”之爭將持續在湘、浙兩省之間熾烈進行,“龍頭”易主或可隨時發生。

山東、江蘇分列全國書業銷售第3、4位,二者的排位正好與上年做了交換。山東長期以來位居全國省域書業銷售4強,并曾6度摘得亞軍頭銜。江蘇曾稱雄全國省域書業銷售“霸主”地位13年,上年跌落至第三位后,業界曾有感慨其會東山再起,不想本年不但未保住3強位置,還被山東以銷售增速逾1成反超:山東銷售59.64億元,江蘇銷售58.88億元,二者不足8000萬的微差,表明雙方競爭激烈,勝負難測。2017年山東書業主體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的成功上市,給其發展帶來新的契機;而江蘇書業主體江蘇鳳凰出版傳媒集團有限公司,既為“三百億”集團,又在圖書出版集團總體經濟規模排名中位居榜首,二者誰躋身省域書業銷售3強,未來必有一番爭奪或在相當時期內持續下去,只是由于二者與省域書業銷售前兩位尚有十多億元的差距,與湖南、浙江形成抗衡短期內恐難出現。

四川、安徽分列省域書業銷售第5、6位。四川作為省域書業銷售TOP10中的唯一西部省份,一枝獨秀多年,“十二五”期間已4度斬獲第5。其書業主體新華文軒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為首家“A+H”兩地上市的出版傳媒公司,在上市發行公司總市值排名中位居第2,其率先實現的出版發行產業鏈一體化及線上線下銷售聯動在業界有口皆碑。安徽書業主體由安徽新華傳媒和時代出版傳媒兩大上市公司組成,前者在上市發行公司總市值排名中位居第1,后者在上市出版公司總市值排名中位居第6,二者把安徽書業的銷售推高逾1成,跨上50億新階,達52.24億元。四川同樣銷售增速逾1成,達57.94億元。四川、安徽二省排名較上年各居原位,但在全國書業的銷售比重分別提升0.19個百分點和0.22個百分點。

同處中部地區的河南、江西兩省分列全國省域書業銷售第7、8位。河南書業已是連續4年居此席位,其46.47億元的銷售,使其成為本年唯一居40億級階的省。河南不僅是全國第一人口大省,還是唯一新華書店網點過千、人員過萬的全國第一新華大省,這是河南書業四載躋身前列的主要保障。江西書業以26.05%的增速實現38.37億元的銷售。江西書業的主要支撐中文天地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在上市出版公司總市值排名中位居第2,其書業銷售主體江西新華發行集團在全國發行集團總體經濟規模排名中位列第5,江西書業雖地處欠發達地區,但卻以務實、創新屢書不凡手筆,為業界所點贊。

河北、山西兩相鄰省,再次在省域書業銷售中排名相鄰,分列第9、10位。不過這次二者差距拉大,河北居30億級階——36.97億元,山西居25億級階——26.57億元,二者相差逾10億元。作為省域書業銷售TOP10中的后兩位,二者當年均遭“雙降”挫憾:河北排位較上年下降1位,從第8降至第9;占全國書業銷售比重下降0.21個百分點。山西銷售同比下降2.96%,占全國書業銷售比重下降0.39個百分點。

陜西、云南、上海作為第一方陣的新軍,分列當年省域書業銷售第11、12、13位。巧合的是三者間的排序與上年完全相同,只是較上年分別前移1位。三者晉階第一方陣,使第一方陣結構發生變化:一是第一方陣中西部省份不再是四川獨家,而是四川、陜西、云南三足鼎立。二是第一方陣中不再是清一色的省,而有直轄市加入。這一變化頗具意義,它使中國書業第一方陣的代表性更強,覆蓋面更寬。三者雖然排名有前后,但陜西25.67億元、云南25.09億元、上海25.07億元,差距微弱,特別是上海與云南差距僅為200萬元。三者晉級第一方陣,還各具特殊意義,西北書業“龍頭”陜西晉入,使第一方陣擴延至西北地區;云南晉入,使第一方陣成員增加了邊疆省份;上海晉入,使第一方陣納入了中國第一大都市。

第二方陣收縮比重下降

10成員均為上年繼續,排序有變

“十三五”開局之年,由年銷售10億元~25億元省份組成的中國省域書業第二方陣成員為10省(自治區、直轄市)9.74個,比上年減少3省。本年的第二方陣10成員均為上年的繼續,只是排序有所變化。第二方陣銷售總額為170.88億元,占全國書業銷售的比重為20.04%,較上年下降。

第二方陣由原第一方陣成員,早年曾為中國書業銷售“龍頭”的廣東領銜。上年由第一方陣墜入第二方陣的廣東,本年又遭“三降”重挫:23.16億元的銷售,同比下降6.84%;占全國書業銷售比重2.72%,較上年下降0.47個百分點;排名第14位,較上年下降3位。廣東書業廣東省出版集團(南方出版傳媒)、廣州新華出版發行集團、深圳出版發行集團三足鼎立的體制已存多年,三方“競合”尚未顯現優勢。

排名第15的黑龍江以34.91%的銷售增速,升入20億級階,并排名前移2位,應該說這與黑龍江新華書店加大實體書店改造,發展特色書店,擴大銷售不無關系。

新疆、福建、廣西、重慶、甘肅銷售居15億級階,分列省域書業銷售第16、17、18、19、20位。5成員中少數民族自治區占二席,新疆銷售已近20億元,廣西銷售同比增長7.71%顯示了各自的實力。

貴州、北京、遼寧以10億級階的銷售,分列省域書業銷售第21、22、23位。北京雖然排位與上年相同,但銷售卻同比下降3.92%。雖然北京閱讀季等活動推動了首都的全民閱讀,但作為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多元文藝、多元傳播、多元休閑、多元娛樂蜂擁而至,對書業的沖擊遠大于其他地區,書業銷售下降恐也難免。

第三方陣銷售增減各半

銷售總額增長8.9%,寧夏、海南、內蒙古表現不俗

年銷售10億元以下的省(自治區、直轄市),組成中國省域書業銷售的第三方陣。2016年這一方陣成員為8家,與上年完全相同,不同的是成員中銷售增減各半,其中有幾家排名較上年發生變化:湖北、寧夏排名分別前移1位、2位,吉林、西藏、青海排名分別移后1位。特別應提及的是寧夏,作為一個偏遠、偏小的少數民族自治區,連續幾年在全國省域書業銷售排名中墊底,本年卻絕地反彈,以銷售增長3倍多,跳出尾境,其銷售增速為當年全國省域書業銷售之最。

分列第27、28位的海南、內蒙古,雖然較上年排序未變,但銷售卻同以逾2成的增速,從1億級階,躍上2億級階,上演一出“南北呼應”。

此外,與上年一樣對第三方陣居首者湖北的銷售(純銷售)數據仍頗為存疑。別的不說,僅其84.06億元的總銷售近9倍于其9.66億元的純銷售,就缺乏合理性,如此大的倍率嚴重有違書業流通常規。

第三方陣2016年銷售總額31.5億元,同比增長8.9%,占全國書業銷售比重為3.70%,較上年下降0.02個百分點。 

十一运夺金概率